追踪:泸州花都美容隆胸死人事件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追踪:泸州花都美容隆胸死人事件
2018-11-09 10:54:13 来源:

  6月9日下午6时,泸医附院重症监护室内,一位年轻女子的心脏停止了跳动,由此引出了我市一场罕见的重大美容纠纷案。

  死者陈淑琼,33岁,泸州市林业科学研究所职工,1996年离婚后,带着因患有严重脑瘫而致左肢体瘫痪的8岁幼女与年金七旬的老母一道生活。

  5月28日,陈淑琼到江阳区武成路花都美容整形院做隆胸手术。术后,陈即感身体不适,继而进一步出现呼吸困难,于6月2日下午4时被送往泸医附院抢救。诊断为因感染引起各内脏器官衰竭,6月9日下午6时,陈在泸医附院抢救无效死亡,但死亡的直接原因尚在调查中。

  作为此事件知情者之一的死者好友余某6月10日向记者介绍,陈做隆胸手术花去2200元,手术从5月28日下午3时许开始,历时近4小时,手术由花都美容院邀请泸医附院口腔外科副教授梁尚争操刀。

  余某进一步向记者透露,手术当晚7时许,余打电话到陈家询问情况,陈家保姆肖相珍告诉余某,陈不能起床。6月1日,余某到陈家后,按照梁相争医生手术后开具的没有院方和医院署名的处方,买回了强的松等抗菌素药,并照顾陈服用,余还称,由于陈病情加重,从5月31日至6月2日,陈都在市中医医院门诊输液。

  6月11日,陈家保姆肖相珍婆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告诉记者:手术当晚7时许,看到陈独自一人回家,样子筋疲力尽,询问何故,她只称是做了手术,当记者问陈以后的情况时,肖相珍清楚地记得,陈手术后回家以来,只吃些稀饭,喝大量冷开水,别的什么也不想吃,连服药、吃饭、喝水都是靠我一勺一勺地喂,6月1日下午,梁医生在余某陪同下到我们家中换药,10多分钟后就离开,此后陈病情进一步加重。死者陈淑琼的姨妈还告诉记者:“梁医生换药离开时,只告诉我陈的伤口较好,没有问题,只是精神不好,过两天就可拆线。”

  市中医院负责替陈输液的宋璞医生介绍说:“我是参照陈拿来的处方(指梁尚争医生开具的处方)给陈输液的,鉴于该处方青霉素和庆大霉素合用,我认为不规范,改为两者分用,并将10%糖水改为5%的糖盐水,”宋医生又告诉记者,6月2日,当陈第三次来输液时,已神智恍惚,呼吸急促,处于浅昏迷状态,见此情景、她以病人家属要求立即转往泸医附院抢救,梁尚争得知后,先要求转入市人医,后在l家属的一再坚持下,才答应转泸医附院。

  6月2日下午4时许,陈转人泸医附院后,该院立即成立抢救班子,组织院内各有关科室的专家会诊并对病人进行特护,初步诊断为感染性休克,后经血常规、血糖以及尿常规等检查,诊断为糖尿病、多器官功能衰竭、成人呼吸窘迫症以及腹膜炎,均是由感染而引的多种并发症。

  泸医附院院长刘运厚11日告诉记者,鉴于医院曾三令五申禁止该院在职职工在上班和非上班时间,从事与本职工作相关的(包括咨询、手术、会诊等)一切活动的规定,该院已于6月6日对私自外出手术的梁尚争作出停职检查的处理。

  对于陈的死止,花都美容院老板谢英9日傍晚对记者称,“手术没有问题,只是死者是在我美容院做的手术,我是踩到‘屎’了” 而梁尚争当日仍坚持:”我的手术很成功,其他的我不管,医院(指泸医附院)已对我作了处理。”

  6月10日,死者的姐姐陈玉兰向江阳区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申请对死者死亡原因和责任进行调查。同日,要求对尸体进行解剖检查。

  6月11日,花都美容院老板谢英再次告诉记者:”病人的死是她没有按照医嘱服药、输液,是她自己找死,至于责任问题,待尸检报告出来再说。”谢同时宣称,她已将花都美容院转让给他人,当日,记者从死者所在单位领导处了解到,陈生前健康状况良好,从未请过病假,也未因病住过医院,每年的妇检都没有发现问题。

  6月12日上午9时,记者再次找到梁尚争进一步询向有关情况时,梁生气地拒绝了,10时,记者从泸医附院纪委、监察部门负责人处得知:该院对死者伤口创面、腹水、分泌物分别做了三个培养,三次都未培养出细菊。但检验人员指出,病人在大剂量服用抗菌素药后,有可能培养不出细菌。

  梁尚争在交给院方的检讨书中称:”手术当日,在放入左侧假体时,刚放不到一半,假体就破裂了,但硅胶液未流入创腔内,然后清理创口及周围硅胶液,无硅液残留…尔后,将原来左侧的190ml假体换用了另一个200mi经过半个小时高温高压消毒的假体。手术后,我得了该美容院付的400元手术费。”

  同时,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随同梁尚争一起手术的麻醉师也向院方承认:”手术开姓前,发现消毒酒精及消毒镊子不符合无菌条件,便提出重新准备,在里重新准备好后开始硬膜外麻醉。”

  6为12日下午4时,当记者再次来到花都美容院时,发现该店招牌”花都”己被换掉,据称谢英已将此店转与好友经营。

  记者另外获悉,泸州五月花(原顺兴)律师事务所已根据情况,决定对死者及其家属给予义务法律援助,律师刘先赋,李卓寒免费为其代理,协助解决该纠纷。

  到底花都美容院有无资格和条件进行隆胸等医学美容手术?此美容纠纷的责任在谁?本刊将作进一步的报道。

  来源:杭州19楼

  • 贝米钱包法人被批捕 投资人网上信息登记渠道已开通
  • 投诉多味可冰淇淋加盟骗局 广州品尊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诈骗
  • 【曝光】摩能国际棒女郎崩盘 起盘"灵芝茶"引发维权
  • 邢台净土寺上万下一法师,请你出来光明正大来辟谣
  • 每美整形美容APP是如何去骗取爱美APP用户
  • 北京隐藏一家铂澜迪骗子公司,专门骗钱,
  • 揭秘湖南工商职业学院乱象
  • 网红护肤品“爱润妍”背后是传销
  • 南京恒景博投资有限公司联合南京慧智通诈骗
  • 鸿新隆快运是骗子公司!大家注意了!!
  • 湖南天迹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是一群骗子组成的公司
  • 南京春米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骗子公司
  • 叼嘴一族加盟骗局,山东众赞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皮包公司是骗子
  • 骗子公司深圳市名爵门业发展有限公司,大家买门一定要小心
  • 从雇人砸场到融资造假 通付盾怎么了?
  • 山东金交中心被指自融 资金或流向空壳公司
  • 江苏太湖国际商品交易中心大宗商品纸交易诈骗反向操作导致投资人血亏
  • 北京莱瑞康捷环保科技伟复甲醛清除剂被指是骗局 是湖北人在北京等地搞的皮包公司 大
  • 欧格森锦臣新型装饰材料有限公司是骗子
  • 微微金融涉嫌虚设合作机构,投资款一直在裸奔
  • 昆明宝岛妇产医院揭秘:医托骗局 切莫上当
  • 快消生活潮品百货,货品前后不一快消生活潮品百
  • 黄河旋风被出具非标 与子公司互怼:你撒谎
  • 爆太原玛丽妇科医院遗憾终身劳神伤财严重的丢了性命
  • 揭露隆胸黑幕---还原你一个真实的北京韩啸整形医院(转载)
  • 青岛德仁皮肤病医院治疗鱼鳞病被坑骗是骗人医院!
  • 济南106医院儿科纯属骗子 治疗抽动症的技术和专家都是骗人的
  • 济南六一儿童医院黑心骗子千万不要去
  • 互金狗早知道多地下发退出指引,打击借款人恶意失信行为
  • 骗子济南现代皮肤病医院全国的大骗子
  • 沈梦辰自曝在闲鱼被骗3000元 6次风险提醒也没能阻止
  • 广州老太被建行员工劝购理财损失75% 银行被判赔四成
  • 日产汽车董事长涉嫌经济问题被捕
  • 西凤酒塑化剂魔咒难除:IPO四度折戟 股东背景深厚
  • 举报者“花总”遭多家酒店“报复”被拉进“黑名单”
  • 贝米钱包法人被依法批捕 初步追缴涉案资金5亿余元
  • 链家员工用客户资料办居住证 被判承担连带侵权责任
  • 胡萝卜上日期标签往后挪 盒马鲜生标签门被立案调查
  • 聚爱财凝心聚力丨中亿行优质资产恢复供应!
  • 信用宝,逾期近2亿,逾期率高达45%
  • 信用宝你是猪吗,逾期近2亿,逾期率高达45%
  • 慧盈理财、乐钱宝、米贝钱包最新进展
  • 宝塔石化实控人涉刑事犯罪,旗下P2P多玺云运营三年待还40万被指自融
  • 招财猫兑付生变!投资人要回本金有多难?
  • 青岛彦宏金融-超级高反忽悠小白入坑
  • 【今日曝光】一平台又出奇葩兑付物,多家案件有新进展
  • 给有融商城付款后收不到获
  • 小牛在线会成功备案吗???
  • 522家P2P平台存管银行进入白名单,你投的平台是否在白名单里?
  • 广州互金协会:P2P平台不实宣传或将取消其自律检查资格
  • 网贷理财平台桂银联档案资料
  • 淘趣成人无人售货机诈骗 安徽仁源健康科技有限公司骗子
  • 南京春米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骗子公司
  • 济南真爱妇科医院骗子吃人医院,一次人流七千
  • 郑州华山医院、郑州现代妇科、新世纪女子医院诈骗
  • 冯小刚方面辟谣被罚款20亿元:假消息! 一本娱
  • 魔卡金服涉嫌伪造证件资料,福特的车辆却是奥迪的车型
  • “百万身价俱乐部”缘何全是穷鬼 康美时代(广东)公司坑你没商量
  • 镇江中山男科医院明白了就是坑人的 有良心嘛 太黑心了
  • 洛阳协和医院诈骗老百姓辛苦钱
  •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

    Copyright @ 2018-2020 微视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