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泸州花都美容隆胸死人事件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追踪:泸州花都美容隆胸死人事件
2018-11-07 17:23:21 来源:

  6月9日下午6时,泸医附院重症监护室内,一位年轻女子的心脏停止了跳动,由此引出了我市一场罕见的重大美容纠纷案。

  死者陈淑琼,33岁,泸州市林业科学研究所职工,1996年离婚后,带着因患有严重脑瘫而致左肢体瘫痪的8岁幼女与年金七旬的老母一道生活。

  5月28日,陈淑琼到江阳区武成路花都美容整形院做隆胸手术。术后,陈即感身体不适,继而进一步出现呼吸困难,于6月2日下午4时被送往泸医附院抢救。诊断为因感染引起各内脏器官衰竭,6月9日下午6时,陈在泸医附院抢救无效死亡,但死亡的直接原因尚在调查中。

  作为此事件知情者之一的死者好友余某6月10日向记者介绍,陈做隆胸手术花去2200元,手术从5月28日下午3时许开始,历时近4小时,手术由花都美容院邀请泸医附院口腔外科副教授梁尚争操刀。

  余某进一步向记者透露,手术当晚7时许,余打电话到陈家询问情况,陈家保姆肖相珍告诉余某,陈不能起床。6月1日,余某到陈家后,按照梁相争医生手术后开具的没有院方和医院署名的处方,买回了强的松等抗菌素药,并照顾陈服用,余还称,由于陈病情加重,从5月31日至6月2日,陈都在市中医医院门诊输液。

  6月11日,陈家保姆肖相珍婆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告诉记者:手术当晚7时许,看到陈独自一人回家,样子筋疲力尽,询问何故,她只称是做了手术,当记者问陈以后的情况时,肖相珍清楚地记得,陈手术后回家以来,只吃些稀饭,喝大量冷开水,别的什么也不想吃,连服药、吃饭、喝水都是靠我一勺一勺地喂,6月1日下午,梁医生在余某陪同下到我们家中换药,10多分钟后就离开,此后陈病情进一步加重。死者陈淑琼的姨妈还告诉记者:“梁医生换药离开时,只告诉我陈的伤口较好,没有问题,只是精神不好,过两天就可拆线。”

  市中医院负责替陈输液的宋璞医生介绍说:“我是参照陈拿来的处方(指梁尚争医生开具的处方)给陈输液的,鉴于该处方青霉素和庆大霉素合用,我认为不规范,改为两者分用,并将10%糖水改为5%的糖盐水,”宋医生又告诉记者,6月2日,当陈第三次来输液时,已神智恍惚,呼吸急促,处于浅昏迷状态,见此情景、她以病人家属要求立即转往泸医附院抢救,梁尚争得知后,先要求转入市人医,后在l家属的一再坚持下,才答应转泸医附院。

  6月2日下午4时许,陈转人泸医附院后,该院立即成立抢救班子,组织院内各有关科室的专家会诊并对病人进行特护,初步诊断为感染性休克,后经血常规、血糖以及尿常规等检查,诊断为糖尿病、多器官功能衰竭、成人呼吸窘迫症以及腹膜炎,均是由感染而引的多种并发症。

  泸医附院院长刘运厚11日告诉记者,鉴于医院曾三令五申禁止该院在职职工在上班和非上班时间,从事与本职工作相关的(包括咨询、手术、会诊等)一切活动的规定,该院已于6月6日对私自外出手术的梁尚争作出停职检查的处理。

  对于陈的死止,花都美容院老板谢英9日傍晚对记者称,“手术没有问题,只是死者是在我美容院做的手术,我是踩到‘屎’了” 而梁尚争当日仍坚持:”我的手术很成功,其他的我不管,医院(指泸医附院)已对我作了处理。”

  6月10日,死者的姐姐陈玉兰向江阳区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申请对死者死亡原因和责任进行调查。同日,要求对尸体进行解剖检查。

  6月11日,花都美容院老板谢英再次告诉记者:”病人的死是她没有按照医嘱服药、输液,是她自己找死,至于责任问题,待尸检报告出来再说。”谢同时宣称,她已将花都美容院转让给他人,当日,记者从死者所在单位领导处了解到,陈生前健康状况良好,从未请过病假,也未因病住过医院,每年的妇检都没有发现问题。

  6月12日上午9时,记者再次找到梁尚争进一步询向有关情况时,梁生气地拒绝了,10时,记者从泸医附院纪委、监察部门负责人处得知:该院对死者伤口创面、腹水、分泌物分别做了三个培养,三次都未培养出细菊。但检验人员指出,病人在大剂量服用抗菌素药后,有可能培养不出细菌。

  梁尚争在交给院方的检讨书中称:”手术当日,在放入左侧假体时,刚放不到一半,假体就破裂了,但硅胶液未流入创腔内,然后清理创口及周围硅胶液,无硅液残留…尔后,将原来左侧的190ml假体换用了另一个200mi经过半个小时高温高压消毒的假体。手术后,我得了该美容院付的400元手术费。”

  同时,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随同梁尚争一起手术的麻醉师也向院方承认:”手术开姓前,发现消毒酒精及消毒镊子不符合无菌条件,便提出重新准备,在里重新准备好后开始硬膜外麻醉。”

  6为12日下午4时,当记者再次来到花都美容院时,发现该店招牌”花都”己被换掉,据称谢英已将此店转与好友经营。

  记者另外获悉,泸州五月花(原顺兴)律师事务所已根据情况,决定对死者及其家属给予义务法律援助,律师刘先赋,李卓寒免费为其代理,协助解决该纠纷。

  到底花都美容院有无资格和条件进行隆胸等医学美容手术?此美容纠纷的责任在谁?本刊将作进一步的报道。

  来源:杭州19楼

  • 大家千万小心了企信易购更名为乾易通重新诈骗之路别再陷入骗子
  • 记者卧底疯狂“千人大会”!戳破盖网“壹键哥”暴富背后的传销黑幕
  • 成都中科甲状腺医院涉嫌非法榨取患者钱财坑骗患者
  • 诈骗公司请还代理商血汗钱!山西明晶光娱科技有限公司虚假招商!
  • 北京巴那那童装是个大骗子 北京思创博科贸(北京)有限公司诈骗
  • 东鹏印刷厂无数个所谓的义乌商城!骗得百姓倾家荡产,这种社会败类毒瘤要拔除
  • 湖北黄石海济药业传销组织取缔就这么难吗?
  • 北京铁研建设监理有限公司广西分公司的招聘技俩
  • 重庆青年旅行社明目张胆骗、坑、蒙背后的保護伞
  • 淄博友谊医院三天的疗程居然收了我5000多块钱 价格却翻了一倍 没有医德 只顾着骗钱
  • 鑫聚财狡兔三窟,工商已经营异常,真实地址无法得知
  • 招商快车~广州蓝奥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是骗子
  • 有人被骗维权被打!上海衣之恋干洗加盟骗局被坑死了
  • [转载]南昌韩美美容医院美容贷陷阱伪造身份证强收预付款_1
  • 爆料烟台仁和医院 丧尽天良的黑心医院 为了赚钱不择手段 大家千万别再上当了!
  • 图腾贷的头疼病病根在哪
  • 天一国际商城骗子骗局!天一国际商城骗子骗局!天一国际商城骗子
  • 我在武汉雍禾植发一年失败了,雍禾植发的水太深了(转载)
  • 贝达药业上市两年业绩持续下滑 陷“一药独大”困境?
  • 厚本金融骚扰辱骂事件
  • 深圳市破镜重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退我学费
  • 优亿金融存在欺骗消费者
  • 女子本想祛黄斑毁了整张脸 杭州瑞丽整形美容医
  • 花印面膜被曝虚假宣传:中国品牌却称来自日本
  • 贵州曝光10件虚假违法广告 天草丹参保心茶上黑
  • 女子疑在深圳宝安人民医院生完孩子体内留纱布
  • 女子轻信广州曙光医学美容医院广告 四万多元整
  • 长沙市术仁堂中医医院随便定价,胡乱收费
  • 沈阳市松辽激光医院关闭官网 网络仍存“第一”
  • 哈药慈航旗下化癥回生口服液涉嫌违规宣传:炮
  • 重庆名仕生殖医院坑人以骗钱为目的黑的
  • 曝光 广州华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网络购物刷单骗局 要小心
  • 曝光“空壳亚粮集团”;个体户金光辉注册了所谓“亚粮集团”(转载)
  • 爆:云南协和医院太让人发指了消费了上万多元
  • easyforex易信以证件不合规为借口封锁账户扣除盈利
  • 东莞东方泌尿专科医院 包皮环切手术 披着羊皮的狼
  • 北京沙小僧平台自融截流发假标,本金全部逾期
  • 天津男子花7000多元网购戴尔笔记本电脑 维修硬件后 软件又出问题
  • 思柏乐没有得到相关备案许可实为传销骗局 为此男朋友我和分手了
  • 欧迪克门窗拖延时间未退我的钱
  • 湖南军诚车房易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理财为名涉嫌非法集资
  • 投诉主题:国付宝不按国家法律法规办事
  • 五一黄金周去曲靖妇产医院看病被骗数万!
  • 曝商丘同仁医院这样的骗子黑医院真的是去一个被骗一个
  • 央行公示第二批P2P老赖征信黑名单:包含跑路平台高管
  • 黑玛国际自助售货机诈骗 福建点为电子科技有限公司骗子
  • 肇庆华美整形美容医院整形失败 让我毁容了垃圾骗子医院
  • 虎泉医院是黑心骗子医院请大家千万不要上当
  • 长沙博大医院闹出人命,现在门口停了很多辆警车
  • [转帖]实名举报天津药监局林立军医疗器械注册全盘造假!
  • 奶牛侠鲜奶吧加盟诈骗 秦皇岛兴丰餐饮管理有限公司骗子
  • 武状元槟榔骗子公司
  • 桃色恋人无人售货机诈骗 安徽桃木电子科技有限公司骗子
  • 举报湖南芒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非法
  • 株洲三明通信、新讯通讯0元购产品涉嫌诈骗
  • 湖南佳家爱食品有限公司合同欺诈代理商
  • [转帖]重庆男健医院,现已改名重庆军科医院,莆田系害人
  • 中艺云联利用合同诈骗,骗取南通老百姓资金高达12亿人民币
  • 揭露福建宁德闽东医院新大楼中央空调项目串标围标
  • “九斗鱼”爆雷前部分高管提现 实控人失联或波及金控集团
  •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

    Copyright @ 2018-2020 微视网 All Rights Reserved